法国梧桐

 

这是笼罩南京的一层棉絮

和我鼻炎的象征

今夜我闻到法国音乐

掺杂着法国女人的香水味

 

梦游巴黎

看见兰波在塞纳河畔侮辱女人

法国的月光下

倾听梦遗的爆炸声

 

这是国民党的法国情结

中山路的梧桐一直生长到灵堂

娱乐的夜

我在染着金发的人群中扭动腰躯

 

南京能超越现实吗

时间把玩在街头的早餐里

谁在乎午后的印象

法国梧桐枝上开出了向日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