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进绍兴

 

一杯黄酒

其后一把黄土

隐忍可以点缀一个古越

等摇橹让时间安静下来

还有多少随心所欲可以流落街头

 

一根老笔

狼毫的本性入骨三分

寒风下的流感依然如此贪食

行人有多陌生

回路就有多长

 

一桥水景

原来仿旧也可以鲜艳

毡帽也压不住发黑的印堂

清瘦是一种文化

诗书却是一济味道

 

一代师爷

给寄人篱下一个借口

成事其实还是在天

粘点血的馒头

真能为我的夜咳驱寒吗

 

一病数周

在异乡菜过五味

寒暄到四肢冰凉

发现真的官印不在我身

学问偏我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