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只苹果吃起来有点疼痛

 

当这只苹果吃起来有点疼痛

你可以酸酸的

漠视自己变得陌生

有时候熟悉也是场灾祸

既便你的脸被他们

习惯得万无一失

三十秒

你的文字穿越了几个街口

让他们的邂逅

毫无意义

 

你再也没有站立在广场的愿望

任凭他们把这种挣扎

当成艺术

原来

箫音也会为了信仰而紧张

很久没有在五线谱上

把自己瞄成敌人

一个圆点

一个圆点地数着

你的胸襟究竟能容纳

几个枪口

 

当再没有光影可以显示的时候

你就折射一次今晚的灯

模糊恋人们的表情

像是一幕悲欢离合的样子

绝不是

空穴来风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