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越发青春的时候

 

当我越发青春的时候
朋友们都在老去
时间总能出人意料地蹲在我的花园
一朵慵懒的绿焰可以分娩
整个下午
以及荒谬得足以模糊执念
让一切意识形态都去见鬼

春天可以无情到大爱
可以在一只画笔下寡居到秋后
只有燕麦还剩在碗中
和那些蝇营狗苟的情爱
空气中不能承受的同性之味
肉身轻于鸿毛
有多少斤两就有多少虚妄
最后落于尘埃

琴键可以断送一双爱抚的手
除了旋律
所有现实都是你的毒药
紊乱内分泌和信念
有一种煎熬叫不死不休
我会点根蜡烛等你
留给你弟弟妹妹
和一扇通往天国的门

亲爱的,我又回来找你了
用一根拐杖杵一杵草丛里的小迷糊
那年我们在陌生的城市走散
路过一个集市便是几个世纪
你还记得那片初识的花谷吗
那块可以埋掉心思的地方
你说如果来世相忘了
要我建一个空中花园来召唤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