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新年快乐

 

茶梅就在阳台的阳光下,和

我穿惯的皮鞋一起晒得温暖了

走走停停成了2007年的水墨画

黑白静止的美丽和母亲关闭的脑叶

在时间的另一面流淌着

有些情节不仅在小说里,也

在我的手心里风干了

看见水迹一点一点冰成掌纹

看见零下的风无奈地流落在外面

隐约的摇滚声

不再能唤起打滚的激情

今年的大寒能否下场大雪呢

冬天就要有冬天的景致

冻到极点才会重新暖和起来

 

文竹黄了

有些事情一开始就能预料

不接受纯属心理活动

我还得在梦里不停地飞行

口渴的时候

做一把有毒的蓍草

在来路不明的下午结束一段日子

没有日历可撕时

继续来年的日子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