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

 

经验主义告诉我们

悠远的声音会让人麻痹

隔水而听

耳膜潮湿的时候

是催眠的语气冰冻了115分的饥饿

 

一个上午足以回放一个上午

卡带的循环

是嗜睡的最佳时机

重复走进一种意识状态是不道德的

但这与他人无关

把自己放逐到没有社会的地方

那属于休克的范畴

龟吸,水滴石穿的时候

才有继往开来的故事等着传记和抒情

把历史演化成礼物

把自己当作彩带

我们老的时候还可以

在死亡和儿女面前装着睡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