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

 

眺望一刻足以放下奢望

开始龟吸的日子

天气转凉

像一只冰手摸去了南方

九月,关键在于要习惯凋零

任凭黄色逐渐侵蚀心灵

可以说是成熟之相

也可以是疲惫的衰败

剥落点点

成为鸟儿追逐的口食

此时目光被引到短暂的蔚蓝

这是今天下午仅仅看到的晴天

 

我把做一件琐事当作愿望来完成

把等候当作对时间的慈悲

有时我们会惊讶

陌生其实更符合人性

思想需要盾牌

来检验本性的锋芒

 

不妨选择身体的任意部分

培养耐心

静止是相对的

为的只是偶尔的宁静

让意识离开中枢神经

成为视觉的一面镜子

自然

也可以解释把自命放进偶然

从窗口一跃飞离

带走无数往事的瞬间

和那些早该作古的贪、嗔、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