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用手指拨弄下嘴唇时

春天已经浸透你的衣服、裤子和袜子

灰尘装饰着休息的眼神

相对日历而运动

你必在意呼吸

温度和湿度

可以让人感觉性别的差异

 

一种陌生

演变成肌肉的抽搐和供血不足

和自己纠缠在一起

惊飞所有的鸟们

俯瞰因此而绿的群山

此刻涧壑的溪水被听得格格不入

 

绝对寓于相对的年龄中

你和你交错在

不为季节所动的一次法事中

心脉安逸

胎吸于无我之境

亢奋

衰老的动作重复而构成理论

意识形态上的问题

你最终以泡沫定义一代人

平足、长臂和委琐

靠踏青维持春的存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