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了

 

窗外阴天了

我咳嗽得死的心都有了

都说个个在冷漠的世界

独自梳理羽毛

装扮成一幅展翅模样

然后猫步退开

灯光熄灭了

我仍在线

因为想象有人在偷听我的呼吸

窥视我文字的舞蹈

触手们从屏幕中伸出

抚摸抚摸键盘

玩玩鼠标

或是把放大镜对准我的眼睛

好像一亩一亩油菜花的黄

一池一池热带鱼的红

我的秘密被歌声传开了

 

天下起雨了

我的花草被风声催眠了

佛把因果还给我

迟钝的心还在自我暗示

大爱是秒针里的神

婴儿肥里的性

音乐静止了

我仍活着

因为红枫树每年都会鲜艳两次

把枯萎拖进时间里

和我一起来修改散文吧

把季节改动得适宜散步

幸福就像听力一样

越靠近大海越觉察什么是心血来潮

自由究竟有多少空间

在死亡的路上

我的心私奔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