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的没落

 

还有可以坚守的信念吗

在谈论走出集体觉悟的时刻

让色彩渗透到肌肤

勾画着抽象的景色

人或是非人被分析出频率和像素

这是视频的悲哀

还是我们失去了瞳仁、耳膜和心灵

 

知名者总是惧怕历史记载

而不是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

用肢体的语言左右

时尚还是色情的手笔

描绘男人是如何稀释女人的气味

不给读者一点退路

等待食物在胃里发酵和膨胀

使得消化系统达尔文般进化到

环境污染的程度

我们还有选择吗

 

战争的气味已经陌生

敌人就在内心里繁殖

蔑视自己和沉浮脑海里的信仰

浮现某些特定或是模糊的片段

街头的旗帜油彩般

漆红了酒吧、汽车和广告

液体一样地流淌着

足以把人海染成一片片紫色的瘀伤

腐烂的今天

我们在各自大厦的窗台张望

这城市从没有理会过川流熙攘的人民

和他们灵与肉的琐事

纸上的神祗

行走在水泥的阴凉之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