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

 

每天守在一个房间

面对一扇镜子

看见一个人

和自己做着一样的动作

 

有人在电视里拨弄着吉他

他并不像自己描绘得那样起眼

黑暗中看不见心虚的表情

烟雾一样的霓虹灯

从一扇窗缠到另一扇

今夜偶尔颤抖了一地的烟灰

凭借想象

肌肉被软化到没有了骨气

真丢脸 怎么也模仿起古人

在月亮下皮肤苍白

足以让自己觉得自己也很干净

可以怡情到俗不可耐

有了裸奔的绝望

然后做一碗面

安静两个时辰

等到黑暗都落地成灰

举起手枪的手势

一生只做一次英雄

了结这场劫数

关灯 天知道我在什么样的梦中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