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片断

 

两个角色足以卷进一场阴谋

人的两面可以发育

可以在他们消失的地方

把虚伪捉住

这是一个正正经经的早晨

阳光按着它的方式

探向我的桌面

我的茶杯留下一条长长的影子

杯中热气像是扭动的舞者

嗅着八月的气味

 

我熟悉这场雨水过后的空气

植物成为了沉默的片断

梦境总有记住的部分

让人怀疑记忆的真实

我俨然不需要对你说

多好的夏天

可以赤脚在积水里

心情像水草一样漂浮

一晃就是六年

把自己置身于高尚

那些谶语的忧郁不可避免

 

一个念头

可以是思想的百分之三

数着二千二百多次瞌睡

一张嘴

日子全部枯萎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