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的半夜

 

他以为一生都在伪造女人

除了文字还是文字

其实更多时候活下去的是

一种懦弱的本能

他更希望油性皮肤释放思想

像宗教一样的表情

读书人的脸

想入非非的政治画卷

卡在喉咙咳不出

欲言又止地把最后一部分独白

从输入法从拆开

还原成一段不折不扣的记忆

他四点醒来

把内脏掖在裤腰里

角落里的衣物

呈现浪漫主义的焦虑

停顿

黑暗治愈下的沉默

给自己摇晃的身影打上相框

站起来寻欢作乐的执念

腹肌拉伸

压腿、仰卧和扭曲倔强的腰盘

记忆终止在苏醒的一刻

又是不知名的赛场

金牌散发着吊儿郎当的下注声

赌一局好过改朝换代

筹码顷刻变成垃圾

他张开臂膀

像个光荣的戏子躺在担架上

一缕光从45度角射下

被秒杀的那些称之为奉献的意识形态

这是破茧一般的觉悟

放在放荡的滤镜光圈下

说三道四的冲动

暴力的网络和伪善的正义

他失禁了

像一只半夜鸣叫的青蛙

等待爱情时

却跳入虚构的泥潭

雷声接踵而至

就要雨过天晴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