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友

 

一杯酒

放在窗台的阳光下

折射到手边始终作为摆设的烟缸

活着有太多的是非介于戒与不戒之间

你沉迷在虚拟中

陌生渐渐微妙起来

一个人可以翻云覆雨

也可以在自言自语时锦上添花

谁注意到句号后面

是你给名誉的双重人格

 

浪漫一生

曾经在纸面上留下力透的痕迹

一次亢奋可以翧舞飘然

把春色凝成一撇一捺

把富余的心情散作尘土

遥远的你

仅仅是手指下的距离

 

夜晚独自坐在人群中

没有倒影

树叶从耳朵里伸出嫩芽

你唯一需要知道有些遥不可及的故事

角色活的很单纯

你在轮椅上被他们推进序言

可以穿过后记

分身们排起长队

漫天飞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