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的幻劫

 

一个人坐在木椅上

关闭听力

视觉里只有黑白和风

你舞动的双臂随气旋而游走

一个“囿”字

不能禁锢你欲图突破的心魔

相比每日活着的磨难

有多少可以放下的是

曾经的撕心裂肺

和喃喃自语

 

没有人的记忆会跟随轮回

即便长伴多年

也可以自我催眠成陌生

除了坟冢

还有什么可以祭奠来世的

人地生疏

你内心的袈裟如同对方刺绣的道别

带上面具离开

好过恶言的因果

成为彼此的重力

阴暗的那些淹没脚踝的心思

渗透到岁月里

那就是无情

 

今夜你唇边只有虚空

一切道破的语言是苍白的

解释是苍白的

甚至翻出泛黄的信笺

文字模糊的一段

就是穿过你血肉的年轻部分

如果还能朗读

便可出关而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