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棒堂

 

听起来像含在嘴里的歌声

眼角里的骰子声

是靠谎言增值的自信

一笑而过

原来有多陌生

其后还是多陌生

这就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六女三男

用音乐暂时洗去性别

有人起身舞动的时候

突然明白

此时语言原本多余

 

不可能一夜就能激活嗓子

把心思散布在弱光下游走

歌喉可以伴奏

往事却难以共鸣

堂而皇之去唱

 

不是说过客就可以目不斜视

一杯啤酒拌二颗花生

集体无意识地嬉笑

好过一个人在肤浅中养神

走运的话

借着几秒钟收场的时间

还可以,嘿嘿

欲盖弥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