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

 

如此接近谢幕的1961

如此空手走进上海的荒凉街区

如此以三分之一的票价靠近你

目睹你舞台的投影正干着一头巨熊

陪着你沙哑地哼哼叨叨

一场口琴伴奏的诗歌朗诵

在风中飘荡

 

很久以来我淡化了英雄一词

越来越放弃愤怒

像一颗滚石一样木纳

在城市之间逐渐陌生下去

我不在乎被遗忘的孤独

我在意自己遗忘了自己

 

人生来不是为了诅咒

或者把自己的眼珠变黑

谁能走运活着仅仅是

喝着啤酒打量路过的姑娘

那些为悦己者打扮的姑娘

感觉在口哨下踏着彩虹

再也不用在苹果机的微博上寻找爱情

 

我们散步在深夜的城市

我看不清同伴的脸

他说他活在机器的监视下

生不如死

 

不再悲伤

不再为道德悲伤

不再为罪孽悲伤

不再为真相悲伤

他们从梦想的地方睡醒

他们离开了

他们在轮回时留下了媚眼

为相识而结束言语的人群

疯疯癫癫地快乐着吧

想象有一天你和警察在街上跳舞

没人嘲笑你扭动性感的屁股

因为长衫而放弃短裙

迷迷糊糊靠着广告牌

一张黑白肖像里的世界

只有音乐

在回荡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