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

 

注视镜子中的脸

左边是佛,右边是魔

刮上中间顽皮的鼻梁

想起当年蜗居的鼻涕虫

挂下来平分了正邪的念头

薄污我私

这个年头要把道理做成糖果

稚嫩一两本国学

儿郎的背影仍旧是红色的蛋

爱屋未必能及乌

 

你决定向心湖扔一片瓦砾

往事没有回音

一行人坑坑洼洼走了几十年

一根火柴烧痛了手指

一颗弹子撞碎了两小无猜

 

蝼蚁的尊严在孩子眼中只是一个过程

可能在几双清澈的眸子下偷生

可能灭寂于无妄

善良只是相对于发育的幌子

哪天没有了明媚的阳光

多少家娘亲仍然会改嫁或从良

你喜欢一个女生

把初恋写成童话

蝇营狗苟再也没有背景乐一般的

箫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