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纪事

 

久违的语气吹开一扇窗

久违的时间,用来思考整个中午的

阳光被编织在柳树下

让我在缺氧的空气中

重温旧事

 

幽静的仙林,每亩生灵

或多或少

描绘了此刻的郊外

建筑在绿荫中侵略的立场

飞翔的虫类,有的自我艳丽

有的烦扰我静态地

演变树的过程

 

佛心难求,一碗面的饥饱

造就了有机的环境

读到刚收到的一则短信

“离开这让我想哭的地方……”

亦真亦假

正好四下没有了人踪

 

返回